祁门人大网

网站首页 > 法治园地 > 法制讲座

焦洪昌主讲 :新时代的宪法保障——深入学习宪法修正案

2018-06-22 祁门人大网 阅读

 

新时代的宪法保障


——深入学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


主讲人:焦洪昌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各位,大家好。今天很荣幸就“新时代的宪法保障”这样一个主题跟大家进行交流。我们知道,全国人大十三届一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这一次宪法的修改,是在我们现行宪法,即1982年宪法的第五次修正。这之前我们进行了4次的修改,包括1988年、1993年、1999年和2004年,第五次修改是我们现行宪法于2004年之后的第一次修改,事隔已有14年。

一、为什么要对宪法进行修改

我们为什么要对宪法进行修改。大家知道,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本法,是国家治国安邦的总章程,是全党和全国人民共同意志的一个体现。通常宪法和普通法律相比有它自己的特点,宪法的这种权威性、稳定性、连续性是我们给它赋予的这样一个特征。

我们国家如果从宪法制定的角度来说,通常概括成一次制宪和九次宪法的修改。

一次制宪就是1954年宪法,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制定的第一部宪法。这部宪法在我们国家从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候,它是一部体现了社会主义原则和民主原则的根本大法。当然,1954年宪法也是对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共同纲领的一个继承和发展。所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1954年宪法和1949年的共同纲领,实际上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刚刚诞生时的两个非常重要的宪法性文件。

1954年宪法制定以后,我们对1954年宪法进行了有效的实施,1954年宪法随着我国社会发展也在不断的变化,中间进行过三次大的修改,就是1975年、1978年和1982年三次大的修改,这中间还有两次小的修改,一次是1979年,一次是1980年。

1982年宪法实际上是因应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这样一个目标来进行的,被称为是我国的现行宪法。现行宪法在我国历史上,对保障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这部宪法如果从后人来看或者现在来评价它,应该说是我国历史上修订颁布的一部比较好的宪法。

那么这部宪法优长在什么呢?最主要的,它把宪法的基本原理和我国建设实际情况相结合,确定了我国发展的目标。所以,为什么说宪法是我们国家的根本法呢?1982年宪法是对我国的历史成果、取得的革命和建设成果的一个确认,同时也对我国的根本制度和根本任务进行了一种规范。那么这种规范提到什么呢?1982年宪法比如说确定了我国的根本制度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制度,确定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确定了多党合作、政治协商、民族区域自治和基层群众自治这样的基本政治制度。同时,1982年宪法还把我国的根本任务在宪法里面加以明确,提出要把我们国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的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所以,1982年宪法在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里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82年以后,中国的社会转型,社会发展在不断的演进,我们也是随着对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样一个问题不断的深化和认知的完善,对1982年宪法其实也进行了四次的修改。

比如说,1988年我们对宪法进行了修改,主要是对我国土地使用权的转让,还有私营经济的合法存在这样一个问题进行了修改,使我们改革开放初期实际上就在经济制度上有一个突破。

在1993年,我们对宪法又进行了第二次的修改,特别把“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样一个重要的命题写入了宪法里面,这对中国经济之路的发展有了进一步的深化,用宪法来保障我们经济制度、市场经济的实现。

第三次就是1999年,把“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这样一个重要的内容写入了宪法,同时也把邓小平理论写入了宪法。所以中国宪法的发展,是随着这样对中国社会的认识和经验的总结不断完善的。

到2004年,宪法的发展最重要的是把我国尊重保障人权这样一个基本的理念写入了宪法,同时也把“三个代表”思想写入了宪法。

所以四次宪法这样的修改,它都体现了与时俱进,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相关联。

从2004年以后,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以后,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认识有了深刻的变化,特别提出了什么呢?对我们国家未来社会发展的目标,提出了这样一个伟大的认知。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来进行现代化的过程中,认识不断的深化,国家的宪法其实也是要随着这样的一个认识要进行变化。所以到了2017年的时候,中国现在因应中国形势的发展变化又提出了一个宪法修改的问题。

通过这样一个回忆,可以看到中国宪法的发展变化是与时俱进的,根据国家的政治、经济发展形势的变化,既保持宪法的稳定性,同时又保证了宪法能够与时俱进,这是符合宪法发展规律的这样一个认知。

二、宪法修改的程序

如果进行宪法的修改,应该通过一种什么样的程序来进行修改?宪法的修改程序其实经过了法律的程序,也有一个政治的程序。从法律的程序上来说,1982年宪法对于宪法的修改,实际上是有一个明确的法律规范的。

比如宪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它主要是解决了三个问题。第一个,谁有权提出宪法修改的议案?按照宪法规定,两个主体有权提出宪法修改的议案,一个是全国人大常委会,一个是五分之一以上的全国人大代表。也就是说,宪法把向全国人大提出宪法修改议案的主体,主要就锁定在这两个机构,其他机构就没有权向全国人大提宪法修改的议案。

从以往的宪法修改来看呢,主要都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向全国人大提出修改的议案,实践中也有一次是由全国人大代表在代表大会上向大会提出宪法修改的议案。但是按照《组织法》的规定,全国人大的代表不超过3000人,要五分之一以上的代表提,即要有600个人大代表联名才可以提宪法修改的议案。所以从宪法修改程序的主体上来说,这两个主体都在实践上提过宪法修改的议案。

第二个法律程序,就是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修改的议案以后,列入全国人大的议程,由全国人大进行审议讨论,讨论以后,由全国人大全体代表的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来通过宪法修改的议案。所以宪法的修改和普通法律的制订修改程序是不一样的。普通法律的制订和修改只要求全国人大全体代表的过半数通过,而宪法的修改要求全国人大全体代表的三分之二以上的通过。从这个比较来看,宪法修改的程序实际上比普通法律要严格,目的也是为了保证宪法的稳定性、权威性和根本性。

当然,宪法修正案通过以后由谁来颁布,宪法本身并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这个通常是通过大会主席团来代表全国人大向全国人民颁布宪法修改的议案。有人会问,这个宪法修改的议案通过以后,是不是要由国家主席来颁布?我们按照宪法的规定,国家主席只对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法律签署颁布。宪法的修正案,宪法文本里面并没有规定主席来颁布,实践上是由全国人大,特别是由主席团来代表全国人大颁布宪法修改的议案。所以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宪法规定的这样一个程序。

除了法律程序以外,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的执政党,党对国家的领导包括政治领导、组织领导、思想领导等各个方面。修宪是一个国家最重大的事情,所以中国共产党的政治领导首先包含着对宪法修改的领导。从实际情况来看,现行宪法的四次修改都是由中共中央最早提出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组成修宪小组,然后提出宪法修改的意见稿,由中共中央进行讨论,讨论以后由中共中央委员会审议投票,投票后由中共中央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修宪的建议,然后人大常委会对中共中央提出的修宪建议进行审议后转成议案,最后提交到全国人大。所以由中共中央提出修改宪法建议,在我国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宪法的惯例,这些年宪法的修改都是通过这样一个程序来进行的。

纵观这次宪法的修改,我看到有关的报道,包括全国人大常委会秘书长王晨向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做宪法修正案的说明时也特别提到,事实上在2017年11月就成立了宪法修改小组,由张德江委员长任组长,由栗战书和王沪宁任副组长。政治局经过各个层面、各个方面的征求意见,然后才向中央委员会提出了正式修改的议案。这次宪法修改在党中央是经过中央全会讨论通过的,所以在中共十九届二中全会是全会来讨论这个宪法修改的建议,建议通过以后发表了这个公报。所以我们在公报里面也了解了我们修宪党中央讨论的这个情况,然后再由中共中央向全国人大提出了这样一个修宪的建议,由常委会来进行审议。从这个程序来说,基本上修宪的这样一个过程,符合我国宪法的程序,也符合以往的政治程序和惯例。这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第二个问题。

三、宪法修改的原则

这次宪法修改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原则?我觉得宪法的修改因为是涉及到国家的重大事项,也是一个国家最重大问题,所以宪法的修改和制定,在理论上是有所界分的。

宪法的制定通常是在一个政权或者是国家刚刚诞生的时候,通过制宪来解决国家政权的合法性。它要解决这个国家基本的政权架构,设定公民的基本权利,设定国家发展的目标,组建国家政权。所以制宪通常是一个制定原则的过程。没有宪法我们创制一个原规则,通过人民行使制宪权创立一个国家的宪法。所以制宪是一个国家在走向法治国家建设,走向现代国家建设里面一个必经的过程。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次制宪,通常就追溯到1954年。西方有的学者把制宪的这个时候叫“宪政时刻”,也就是通过人民的这样一个出场,人民通过行使人民主权来建构一个国家的宪法制度。所以制宪是一个原初的顶层设计。

宪法的修改,是在宪法确立国家的根本制度、根本政权架构、公民的基本权利以后,随着社会的发展来完善宪法,修宪是不能代替宪法制定的。我们通常说,一个国家宪法在实施的过程中,最常用的不是修宪,而是宪法的解释。也就是说,有权机关对宪法在实施过程中碰到的问题,通过宪法的解释来使宪法能够和现实相适应。所以释宪实质上是这个国家宪法保持生命力和长久性的一个法宝。各个国家在宪法实施的过程中,其实都是通过宪法解释的方式,让宪法的文本和社会的现实之间形成统一的。

但是宪法的解释是有底线的,也就是说,当这个社会的发展如果超过了宪法的规范所包含的、包容的这样一个内容的时候,如果解释的底线已经超过了,那么这个时候就要通过宪法的修改来使宪法的文本和现实相统一,符合这个国家的实际情况。所以各个国家宪法的立改废释,特别是它的解释修改都是一个重要的法制活动。即使世界上被认为比较稳定的国家宪法,如美国宪法从1787年制订到现在也已经有27个宪法的修正案,所以宪法的这种修改应该说在每个国家都是存在的。我国也不例外,也是通过宪法的修改和我们的社会发展相契合。

一个国家宪法的修改,它要遵循一定的原则,这个原则是什么呢?就是既要保证宪法的权威性、稳定性,符合宪法的规律,同时又要把所要解决的问题通过宪法的修改来完成。所以修宪和宪法的稳定它既是矛盾的又是统一的,它在一个国家和社会发展的过程中,应该处于一种有序的、良善的动态过程之中。

谈到这次宪法的修改,我们也特别注意到,无论是中央全会的报告,还是王晨秘书长所做的说明,其实都遵循了这样一些基本的原则。比如说第一个提到坚持中国共产党对修宪的领导是最重要的原则。党的十九大提出,党对国家社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社会主义制度最大的优越性。既然是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那么对宪法修改的领导就应该是它最重要的一个体现。在这里面,坚持党对宪法修改的领导,前面也提到比如说成立修宪小组,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形成宪法修改的建议,然后在全会讨论,向人大提出具体的建议,党在整个过程里面,其实都发挥了最根本的一个主导作用。

这样首先是什么呢?党的这种意志是通过凝聚我们国家各民族、各方面意见把它提出来的,这个意志它形成了一个宪法修改的议案。我想这是我们修改的第一个原则。

第二个原则,宪法修改要凝聚社会的共识。任何国家无论是宪法还是法律,它反映了不同方面的意见,这个意见需要给它归纳总结,形成共识。彭真委员长在谈到1982年宪法的时候说“立法实际上是大家有不同的意见”。当出现不同意见的时候立法是什么呢?是在这个不同意见的矛盾的焦点上给它砍一刀,然后找到一个最大的共识。所以共识来自什么呢?来自于大家对一个事物的一个认知。

一个国家要修改宪法的话,大家会提出不同的认知。在相关的报告里面,提到向各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大常委会和有关部门征求意见的时候,提出了2900多条关于宪法修改的意见。那么要把这些意见凝练归纳成党中央的建议,这个时候是一个发扬民主,让人民参与,让各个党派、各个部门参与的过程。只有这样一个人民参与形成的共识,最后把这个共识上升到一种国家意志,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代表人民,同时也是最后在实施宪法时的最大动力。从这个角度来说,宪法遵循的原则,凝聚共识我觉得很重要。

第三个就谈到宪法的修改要符合法定的程序。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到我们国家立法的时候说,我们国家立法遵循三个原则。一个是科学立法,一个是民主立法,一个是依法立法。科学立法强调什么?强调宪法的这种文本的提出、规范的提出要符合科学。科学即符合科学规律,一个国家的法治建设是和每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它本身的民族社会特点相关联的,不可能提出完全是外来的、西方的,或者说也不可能完全是主观想象的,脱离国家实际的这样一个规范。这个规范要什么呢?要植根于这个国家的文化土壤;要植根于这个国家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诉求;要植根于建设一个大国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理念。只有把这些东西通过规律的把握,把它提出来以后,才满足科学性。

所以1954年在制订第一部宪法的时候,毛主席就提出说“搞宪法就是搞科学”。所谓的搞宪法就是搞科学,那也就是说,要找到法律背后影响它的自然规律、科学规律。所以法治里面所谓自然法,其实它也是在寻求事物表面背后的规律性。当然,科学立法包括宪法的文本还要符合什么?比如说结构,如果修改宪法的话,每一个条文安排在什么地方,采用什么方式进行修改,其实也是非常的重要的。法律语言怎么表达?也是非常重要的,它都需要尊重科学。

民主立法,这里面我觉得就是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向全国人大提出修正案,在这里面常委会要充分讨论,人大代表要充分讨论。我注意到,在人大代表讨论的时候,谈到宪法的修正案这个说明的时候,代表反映是非常的热烈,大家讨论也非常的踊跃。对中央提的这个建议,人大常委会的议案,大家也充分的发表了意见。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它要符合这种民主。

第三个还要符合什么?依法立法。依法立法里面包括宪法修改,它要符合宪法规定的程序,同时也为其他的法律制定符合程序。依法立法在我国这些年推进改革开放重大的现代化建设的过程中,特别强调所有重大的改革要依宪依法有据,改革向我们提出了挑战。比如说国家监察体制改革问题,这个时候需要通过遵守宪法的程序,比如说给监察委、监察权提供一个宪法的依据,有一个法源,解决它的合法性、合宪性,这个机构再运行才是正当的、有效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它强调正当的程序。

第四个也提到,宪法的修改要做适当的修改。什么叫适当的修改?无论是前四次宪法的修改,还是这次宪法的修改,党中央都提出来两句话:第一个,应该修改的、条件已经成熟的我们就改;第二句话,可改、可不改的就不改。这次总的修改原则是小改而不是大改,我们不是要推翻这个宪法重新立,而是在现有宪法的制度原则基础上,对它做一个适当的、必要的修改。这个适当的、必要的修改,第一个它要符合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第二个要得到人民的拥护,这个是一个适当的修改。

这次宪法修改的条文是二十一条,但是实质上重要的修改,在这个说明里面大概也就是十一、二处是比较重要的一个修改。所以我们贯彻的是什么呢?是适当的修改。其实什么叫适当的修改?如果在学理上讨论的话,大家可能还有不同的一个认知,因为每个人都想把自己理想中的东西写到宪法里面去,可是你要在一个国家统一意志的情况下,哪个能进入大修宪的范围内,哪个不进入到里面,这里面必须要把握一个度。所以只能说,现在提出的宪法修改议案,应该是在目前比较适当的这样一个修改。所以第三个问题,我通过这样一个程序,政治程序、法律程序,怎么样进行修宪,跟大家进行了这样一个交流。

四、宪法修改的方式

宪法修改其实在我国的历史上采用了很多种方式,比如1975年、1978年、1982年这三次对宪法的修改,基本上我们称为一种大修改。所谓的大修改是什么呢?其实就是把前一部宪法废止,重新颁布一部宪法,新颁布的这部宪法无论在内容还是形式上其实都有重大的变化。比如1954年宪法是一百零六条,1975年宪法给改成了三十条,1978年宪法改成了六十条,1982年宪法改成了一百三十八条。通过条文的比较就会发现,其实宪法的修改力度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通过把这三次宪法的修改叫大修改,实际上就是重新颁布了一部宪法,是这样一种方式。所以很多人都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后制定了四部宪法,其实是制定了一部宪法,但是对这部宪法进行过三次大的修改。大的修改的方式在1982年以后就没有再采用过,因为毕竟是废止一部宪法重新颁布新宪法,对国家的法治基础还是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所以1988年以后的宪法修改采用了宪法修正案的方式。

修正案的修改方式,世界上最早采用的就是美国。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成文宪法的国家,200年以来它的宪法的正文没有动过,一个字没有变过,但是它怎么使牛车时代的宪法来适应现代的太空时代呢?它是通过这样一种宪法修正案的方式来适应这个社会的发展。1787年它通了十个宪法修正案,在1787年以后的200多年时间里,通过了十七个宪法修正案,然后它来因应社会的发展。

我们国家从1988年以后,宪法的修改也采用了这样一种修正案的方式。所谓的修正案的方式,就是在宪法的正文后面附修正案,附修正案的每一个修正案是一条,然后附多少条修正案。比如说1988年修宪的时候,修正了两个,我们叫第一修正案和第二修正案。之后我们又进行宪法的修改,1993年、1999年、2004年我们一共排序排了三十一个宪法修正案,就是四次修宪通过了三十一个宪法的修正案。所以通过修正案的方式来修宪,是我国现行宪法采用的方式。我也特别注意到我们现行宪法的修改,实际上也采用了这样一种通过修正案来修改的方式。

从这三十二条开始,那么我们进行修改,加上二十一条,我们就到了五十三个宪法的修正案。当然中国的宪法修正案,可能有些内容是修改在宪法的序言里面了,宪法序言的修改里面有的时候因为宪法序言是一个叙述性的、描述性的文字,所以在修改的只有它对原来的宪法的文本列举完了以后,再说修改什么。所以这样的一种宪法修改,它实质上带来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读宪法修正案的时候,有的时候还要联系宪法的正文。所以中国应该说采用了宪法修正案的方式来进行修改,但是从1993年以后,实际上把修改的这个修正案的内容,也把宪法的正文修改了,修改以后重新颁布。特别是2004年,我们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这样一个宪法,等于是修改以后内容的重新颁布。

我们第五次修改以后,王晨秘书长也提到我们重新颁布这样一部宪法。因为这次宪法在形式上来说,和以往宪法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在什么地方?就是国家监察委的修改。国家监察委的修改打破了以往宪法修改的这样一种形式。以往历次宪法修改四次三十一个修正案是没有增加条的,更没有增加节。这次监察委的修改,把监察委放在了宪法国家机构里面的第七节,一下增加了五个条文。所以现行宪法如果颁布以后,可能它改变了原来国家机构的节,变成了八节,而条文可能也从一百三十八条增加到一百四十三条,所以增加了这样五个条文。这个修改在形式上、在宪法文本上,应该说是一个突破,这也是因应我们国家一个最重大的政治体制改革,就是监察体制改革所遇到的一个情况。

所以在下一步宪法学习宣传的时候,在文本上其实我们既要学习宣传这个宪法修正案,也要学习什么呢?我们把修正案写到宪法正文以后,那么在整个宪法文本里面,我们来理解这个新修订的宪法它的精神和原来宪法精神怎么样进行统一和结合。所以这个问题,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第四个问题。

五、宪法修改所涉及的重要问题 

按照公布的宪法修正案的顺序和王晨秘书长所谈到的宪法修改的问题,这里面涉及到一些内容,在宪法修正案里面特别提出来了。

第一个就是把科学发展观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中的指导地位给它进一步明确。那么宪法它实际上是有灵魂的,每一个国家的宪法都有自己的灵魂,这个灵魂是什么呢?植根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文化历史深处。

我国现在在党章修改的时候,把我国未来的任务做了一个修定。宪法之所以成为国家的根本法,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它规定了国家的根本制度和根本任务。现在提出要把我国建设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强国。而这样一个国家奋斗的目标,它又是分阶段的。比如说2020年全面建小康社会,2035年基本建成现代化国家,到2050年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强国。目标一旦确定了以后,这里面就涉及到指导思想,用什么样的指导思想指导我们这么一个大国、我们这么一个大党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问题是我们历部宪法都非常关注的。以往中国宪法里形成的指导思想,比如说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那么我们党章修改的时候已经把科学发展观写入了我们党章,同时也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思想写入了宪法。

新时代是我们对国家未来发展方位的一个新的定位,我们中国要进行现代化建设,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现代化到中共十八大特别是十九大,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新时代它提出了什么呢?对我们国家很多新的判断、新的认知,比如说对中国社会矛盾的整个的认知,从原来人民对物质文化需求和落后的社会生产这样一个矛盾。现在提升到认知到什么呢?我们现在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对这样社会矛盾的认知体现在它的思想里面,所以新时代有了我们新的发展目标和新的布局。科学发展观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入宪以后,会保证我们国家沿着这样一个国家的目标,这样一个路线发展,这个可能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个,就提出我们具体的发展目标。我们现在提出了两个,一个是要实现这个目标,提出了我们国家的具体布局。这有什么呢?比如说提出战略布局和全面布局,战略布局、全面布局要在宪法里面把它明确下来。这个布局是对我们国家发展规律的一个认知,提出在原来的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之外,增加了社会文明和生态文明建设。这么一个“五位一体”的文明建设,可能也是跟我国的现代化强国这样一个目标相契合。我想这个问题,其实大家都是有共识的。

第三个我想重点跟大家说一下,提到要完善依法治国和宪法实施的重要举措。十八大以后,提出要全面建设法治国家。全面建设法治国家提出了两个很重要的判断。一个提出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依法执政关键是依宪执政。依宪治国、依宪执政,我觉得是对我们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概括。在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到全面建设法治国家这项任务里面,用了一个标题叫“法律是治国之重器,良法是善治的前提”。我们要实现法治就要建立良法,怎样建立这个良法呢?这里面有很多改革的成果,新成果、新理论、新表述,这次在宪法里面明确了。

比如说在原来提建设法制的时候都用的是刀制,这次在宪法修改的时候把刀制改成了水治。刀制和水治都是实行法治,但是刀制和水治在建设法治国家的目标上有很大的区别。当年董必武在讲法制的时候,他概括成了四句话,叫“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所以这四句话基本上是对刀制法制的一个概括。

而我们现在提的三点水这个法治,宪法把它改过来了。改过来以后,强调了不仅是我们要有法可依,更主要的要解决什么呢?要解决我们建设一个什么样的法治的问题?所以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法治的四句话,叫“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所以这样四个新的法治目标提出来之后,为我们法治国家的建设就提供了更高的标准和要求。

法治不仅是要强调有法可依,更多的还要强调我们立的法是一个好的法律,所以在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里面有这样一个标题,说“法律是治国之重器,良法是善治的前提”。要实行善治就要制定良法,要制定良法就要对宪法的实施,特别是保证宪法的实施是符合宪法的,要强化宪法的监督制度。

这次我们也特别注意到,在作宪法修改报告说明的时候,王晨秘书长提出来要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里修改一个专门委员会的名称,就是把原来的法律委员会修改为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别看就是一个名称的修改,实际上背后有非常深厚的一个背景。

因为我们知道十八届四中全会的时候,特别提到要加强宪法的实施,那么推动什么呢?宪法解释工作。宪法实施其中的宪法解释是实施很重要的一个方面。现行宪法第六十七条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宪法,监督宪法的实施”。虽然把这样一个权力交给了全国人大常委会,但是以往很少看到全国人大常委会来解释宪法,所以现在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来要加强宪法的解释工作。据我了解,我们中国宪法学研究会也向全国人大常委法工委提出了宪法解释的这样一个程序法的建议稿,来加强这样的一个工作。

在中共十九大的时候又提出来要加强宪法的实施,维护宪法的权威,它特别提到了要推动合宪性审查工作。合宪性审查工作是我们宪法实施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也就是说,一个国家宪法制定出来以后,怎么保证它的实施呢?其中合宪性审查,西方叫违宪审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和环节。这之前,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曾经设立了一个法规备案审查室,落实宪法特别是立法法里面关于对规范性文件进行审查的这样一个内容。法规备案审查室在2005年成立以后,收到了大量的民众要求审查规范性文件的建议。但是建议到法规备案审查室以后,之前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程序,比如说怎么来答复,所以备案审查可能更多的是对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包括监督法所说的司法解释进行了这样一个审查规范。但是具体的程序,特别是效果、时效性在大家看来,可能还不是特别的突出。

党中央现在提出要加强合宪性审查工作以后,2017年年底,全国人大法工委第一次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了备案审查的工作,全国人大常委会也听取了他们的报告,在这里面第一次看到备案审查室处理的十个当时有影响的事例。涉及到什么?对地方性法规包括有关的法律是不是合宪合法的问题,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进行了处理,这在我们国家是第一次。同时,在报告里面也把近些年来法规备案审查室怎么开展的工作,收到了多少个案例,这样的建议请求审查也在报告里面提出来了。应该说,这样一个数据对提振民众对规范性文件审查这样一个情况,有很大的提振的作用。这是我想的一个情况。

我特别注意到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法规备案审查室的梁鹰副主任,他也提到说:“我们不仅是公布了这样一个数字,报告了工作。同时,对地方人大常委会在接受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审查的规范性文件以后,如果没有采取实际行动的,提出要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出督办令。”督办令实质上对规范性文件违宪违法的这样一个触动是非常大的。因为督办令如果还不解决的话,那么可能要采用对违宪违法的规范性文件进行撤销这样一种形式。因为按照宪法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对违宪违法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单行条例、行政法规撤销或者宣布无效。现在撤销或者宣布无效,我们在宪法里面是设了这样一种处理的手段,但是这个手段之前都没有被用到过,这次特别的提出来要什么呢?要加强备案审查的后续的一个处理,我想这个非常重要。

大家也一直在提,社会各界也提,看到相关的报道也提出来,人大代表在审议宪法修改议案的时候,对宪法法律委员会大家有很高的期待。按照宪法规定,中国宪法的实施特别是监督宪法的实施的权力由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来行使,但是全国人大每年开一次会,所以很明显由3000人的大会来行使这个权力事实上是难以奏效的,剩下的就是由常设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来监督宪法的实施、解释宪法。这之前,由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和其他任务繁重,其实有关宪法这方面的监督特别是解释的案子也很少看到,因此就需要一个专门的机构来解决违宪违法的问题。

所以这次党中央把社会各界包括民众要求加强宪法监督、推进合宪性审查工作的这样一个人民的意志给写到党章里,写到党的报告里面,特别是这次提出要设立宪法和法律委员会。虽然是更名,但是事实上我个人理解,其实它把宪法委员会的职能就放在了这个委员会里面来。如果把合宪性审查的工作放到宪法委员会以后,从机制体制这个角度,对中国宪法的实施就会产生重大的影响。这个影响包括什么呢?比如说将来对我们宪法解释工作,因为要是一个经常性的工作的话,这个工作的主要的任务就会在这个宪法委员会里面。第二个,也可能包括监督宪法的实施备案审查的工作,也更多的在机构里面。当然从宪法来说,权力还是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但是实质上就有了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这样一个专业化、专门化的工作机构。这个机构对我们国家宪法的实施,特别监督宪法的实施产生很大的作用。

这里面谈到宪法实施举措的时候,还特别把宪法的宣誓制度在宪法里面明确了。宪法宣誓制度最早是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里面特别提到,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已经建立了宪法的宣誓制度,所以我们在党的报告里面,依法治国决定里面提出中国要建立宪法宣誓制度。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出来,很快它就做出决定要施行宪法宣誓制度,建立宪法宣誓制度。凡是由人大产生或者决定选举产生的领导人要向宪法宣誓,同时我们其他的各个机关政府、法院、检察院的公职人员就职的时候也要进行宣誓。宣誓是一个什么呢?是一个公共仪式。什么样的公共仪式呢?就是我们通过一种外在的、让大家可试的这样一种仪式,把宪法的精神和内容进入到自己内心的一种仪式。比如说宣誓里面提到,我们要忠于宪法,要恪守宪法赋予的这样一个职责,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奋斗。这些东西通过这样一种外在的形式,转化成一个人们内心对宪法的认同、对宪法的一个信仰。

这个规定对我国的公职人员提高宪法的意识、实现宪法法律至上这样一个观念是非常的重要。所以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最后说,宪法的权威和它的生命力来自于我们对宪法内心的敬畏和衷心的拥护,而内心的敬畏和衷心的拥护来自什么呢?其实一种外在的宣传和内心的确认它是一个统一体,所以这次宪法在修改的时候把宪法宣誓制度也写进来,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内容。

同时,在宪法内容里面还强调了我们国家的外交政策。在外交政策里面第一次提出中国怎么样来解决和国际社会的关系问题,我想这是两个问题。一个就是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进一步加大,中国在处理和不同国家关系的问题上。中国原来宪法里面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提出要坚持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部、平等互利、和平共处的五项原则,这个原则是我们处理国家之间关系的一个基本原则。在这次宪法里面又提出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但是怎么来实现国家的这种复兴?在这次宪法里面增加了中国要坚持和平发展道路。也就是说,中国是一个大国,将来成为强国。无论是大国还是强国,中国应该是一个和平的国家,历来不是一个侵略别人的国家。所以这里面提出,中国要坚持和平发展道路,坚持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我觉得这个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内容。

其次,也提出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我们人类是一个命运的共同体。在人类命运共同体里面,中国一个国家的发展不是孤立和独立的,是和世界人民的发展关联的。所以中国这种责任不仅是把自己一个国家的事情做好了,也要有能力的情况下帮助其他国家,特别是帮忙发展中国家一块儿发展,实现人类的大同。中国古代其实就有这种大同的理想,孙中山先生也有提出大同的这种观念。我们原来老说中国知识分子提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所以这种大同的观念是我们人类共同的观念。所以这次中国宪法在它的核心价值观里面,提到要建立人类命运的共同体,这是我们共同的核心价值观,就在宪法的价值理念上嵌入了这样一个人类共同的理想。所以我想每个民族都是有理想,我们中华民族有自己的理想,这个理想不仅是本国的现代化强国的理想,更主要的也还包含着是建立人类命运的共同体。我想这个宪法内容的修改,应该说是我们宪法里面的一个重要的内容。

再有一个,这里面就提到要加强中国共产党的全面的领导。党的领导我印象在宪法里面,1982年宪法就已经明确写了党的领导。我们党的领导在1982年宪法的时候写到了两个地方。一个就是我们中国取得国家的比如说成就,最重要的成就我们建立了新中国。那么新中国怎么建立的呢?宪法写了中国历史上发生的四件大事,其中这里面有一个是毛泽东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推翻三座大山、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我们国家历史上发生的一个重大的事件,所以这个事情是我们党领导实现的,所以这是一个。

第二个,我们不仅是作为一个历史面向过去我们党对国家的领导取得了这样一个成果,宪法确认的这样一个成果。同时,中国共产党对国家的领导,也还在面向未来,我们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将继续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来推进我们现代化这样一个伟大工程。从这个角度来说,宪法序言对党的领导有所表述。这次宪法修改的时候,把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宪法总纲里面也进行了规定,规定在宪法第一条。宪法第一条是规定国家性质,规定我们国家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国的根本制度。所以这种根本制度是我们宪法确立的一个国体,那么在这个国体之下有一个新的判断,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什么是本质特征呢?我的理解就是,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就没有办法实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没有办法推进。所以它是什么呢?是党的领导,是决定社会主义能不能够实现,怎么实现的一个关键的要素。

我想在这个问题上,如果我们以前还有的时候在谈党政分开,现在我想更多的强调党对国家社会的全面领导。党的全面领导不仅涉及到我们对国家机关、人大、政府、法院、检察院、监察机关的领导,也体现在党对社会的领导,包括对企业、大学的领导,对其它社会事物的领导。所以党的全面领导被认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个本质特征,我想是一个新的认知。被写到我们宪法的总纲里面,它就具有了一个宪法最高的效力。这是这次宪法修改的时候提到的一个重要的内容。

除此之外,宪法里面还提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入宪实质上是涉及到一个国家道德修养的问题。1982年宪法第二十四条是讲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原来我们提出国家要建设物质文明,在建设物质文明的同时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是人类文明的两个重要的方面,所以两个文明要协同发展。在这次修改宪法的时候,提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质上是我们思想建设、精神文明建设里面非常重要的内容。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写入宪法以后,这个国家在治国的时候,其实就不仅是一个依法治国的问题,还有以德治国的问题。

依法治国是什么?是我们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的保障。因为法律是一个规范,这个规范有它特定的构成要素,这种法律规范的构成要素对国家实现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提供了一个根本保障。而光有法律规范,那么在国家治理里面其实要解决人们精神的问题,内心的信仰问题。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解决我们精神和内心信仰的问题?一个国家或者一个人内心如果没有信仰,那么它走得就不会远。所以核心价值观入宪以后,实际是为我国精神文明建设,包括我们的信仰,实际上提供了宪法的规矩。

除了这个以外,也还提到这次宪法修改把国家主席的任期加以了修改。在1980年的时候,邓小平提出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是一场革命,在党和国家机构改革里面,要实现政权的平稳交接,就要施行对国家职务的限任制,所以我们主要国家领导人的任期每届五年,连选连任不超过两届就进行了限制。当然了,宪法里面有两个机构没有做连选连任的限制,一个是国家军委主席,当然包括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和国家军委主席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所以没有对军委主席的连选连任做出限制,同时也没有对总书记的连选连任进行限制。

我们国家从这些年的发展来看,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是三位一体的。这样三位一体的体制实质上是我们国家发展里面一个重要的宪法惯例。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次宪法修改里面也特别提到,要使我们国家主席的任期和总书记、军委主席的任期统一起来。这样统一起来以后,有利于国家长治久安,有利于国家实现根本任务,所以任期的修改有一个历史的必然。这是有关国家主席任期的规定。

再有一个就提到增设地方立法权。按照1982年宪法的规定,国家的立法权是国家最重要的一个权力。也就是说,我们国家要进行宪法的这样一种制度安排,立法权是在所有国家权力里面最重要一个权力,所以由全国人大、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国家立法权,国务院行使行政立法权,军委行使军事立法权,地方有权制定地方性法规。但是1982年在解决中央和地方关系的时候,我们赋予了地方立法权,但是地方立法的主体相对来说,限定的是比较少的,只有三种机构有立法权。一个是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大和人大常委会,一个是较大的市的人大和人大常委会。较大的市这里面包括三类:一个是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一个是国务院批准的较大的市;一个是经济特区所在地的市。这些地方有立法权。但是随着国家地方治理的变化,地方强烈要求在地方治理的时候给一部分地方的立法权,通过立法来实行地方的治理,使治理于法有据。

在地方要求和国家治理需要的情况下,2015年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的时候扩大了地方的立法权,使300个左右的地级市都拥有了地方的立法权。这一次修改宪法把地方立法权的主体和权力通过宪法明确,这样使得地方立法的主体就有了宪法的依据,有了宪法上的一个位置。我觉得这对地方立法主体的合宪性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使这些地方立法于宪有据。

同时在地方立法里面,宪法也明确在给这些地方立法权的时候,现在强调三个方面的内容。一个是城乡环境管理,一个历史文化保护,一个是城市管理,只是在这三个方面地方拥有立法权。所以地方一旦拥有了部分立法权以后,这里面也还涉及到刚才我们提到的强化宪法的监督问题。因为一旦地方有了立法权以后,他们的立法需求、立法能力还是一个大的问题,他们是不是按照宪法法律给他设定的这样一个程序和权力来行使地方立法权。通过国家保证法制统一,要强化对地方行使立法权备案审查,加强对它的立法权的监督也是我们国家宪法落实的重要方面。所以这是关于地方的立法权的情况。

在宪法修改里面的最后一个内容,我想主要是涉及到国家监察委的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是社会普遍关注的,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这次关于监察委的规定,这里面涉及到几个方面的问题,也跟大家分享。

第一个就是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实行监察体制改革,赋予监察机关国家的监察权这样一个问题是不是需要通过修改宪法来完成?如果说在这之前学术界、社会各界还有不同的认知,这次中共中央向人大常委会提建议,明确把监察立法和监察机构通过修改宪法解决它的合宪性,无疑把这样的疑问就给予了化解。因为监察委员会这样一个机构的设置,它无疑改变了宪法关于国家机构制度的安排。原来宪法里面没有监察委员会,那么要设立一个跟一府两院平行的这样一个监察机构的话,没有宪法给它提供依据,给监察权提供法律来源的话,会涉及到对这个机构它的宪法地位和性质的一个认同问题。所以这次宪法修正案专门设一节来规定监察委员会,这既是我们国家机构权力体制的一个重大变化,也是我们国家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重大的突破,所以设立这个机构具有重大的宪法意义。

从现在宪法关于监察委员会规定的内容来看呢,涉及到这么几个。第一个就涉及到监察委员会的性质,它应该是个什么性质的机关。以前在谈到国家机关的时候,都通常说有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然后还有军事机关,甚至国家元首。那么监察委员会从性质上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机关?这个是宪法里面非常有效、非常明确的。这次我们提到监察机关,它是一个宪法性的机关,这个机关不同于行政机关,也不同于司法机关,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机关,这在宪法里面明确了。那么什么样的独立的国家机关呢?它是一个和一府两院平行的独立行使监察权的国家机关。我们通常说机关和权,先有机关先有权?我想肯定是先设机关,然后在赋予机关权力。那有人说你是先有权力再有机关?我想从我们的逻辑上来说,肯定先有机关然后再设定赋予它权力。那么这个监察机关是什么呢?独立行使监察权。也就是说,这个监察权是个什么权呢?它不是行政权,也不是司法权,它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权力。这个权力在行使的时候,它需要宪法和法律给它授权。

监察权从我们国家机构的设置上,其实在设定每一个机关的时候,都规定了这个机关的权力。比如说人大它行使什么权力,宪法第六十二条规定全国人大的权力,然后规定地方人大的权力。我们的政府规定国务院的权力,规定地方政府的权力,规定人民法院的权力,人民检察院的权力,包括规定我们国家主席的权力。宪法里面没有明确规定权力的实际上只有两个,一个是军委,一个是特别行政区的国家机关。军委的权力是通过相应法律来规定的,特别行政区国家机关的权力是通过《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来规定的。我们特别注意到,监察委员会的权力从国家监察委员会到地方监察委员会,它的权力是宪法授权的。

宪法修正案说监察委员会的组织和职权由法律来规定。也就是说,这样一个机构,它的权力通过马上要制定的《国家监察法》来明确它的组织和职权。国家监察法草案这次人大也已经审议了,之前全国人大常委会两次就国家监察法的草案征求社会的意见,按照公布的国家监察法草案,它行使的权力通常就这么三大权。第一个是监督权,第二个调查权,第三个是处置权。所以这三大权构成了监察委员会所行使的这个权力,这个权力是一个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一个权力。这个权力主要是我们国家反腐败的一个权力,集中了原来检察院的反贪、反独、职务犯罪,集中了监察部行政监察的权力,也集中了一些其他的权力,同时通过和纪委合署办公来实现国家的这种监察。应该说这是国家反腐大业,通过宪法法律肃贪的一个非常重大的改革举措。所以将来我们怎么样来落实监察权,落实监察机关的性质和地位,我想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在监察委里面,明确监察委和人民代表大会的关系。监察委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机关,独立行使监察大权,但是我们要明确,监察委从宪法的制度安排来说,是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的。法律规定,监察委的主任必须由人大选举产生,它的副主任和委员由人大常委会来任命,由监察委的主任来提名。所以通过这样一个宪法的制度安排,表明监察委它是服从人大的,人大产生了监察委员会,监察委员会要向人大负责、受人大监督。监察委员会没有像其他的一府两院那样向人大报告工作,但是从宪法来看,实际上要求报告工作只有两个,一个是人大常委会,一个是我们的政府。法院、检察院宪法是没有要求它报告工作的,我们两院组织法要求法院、检察院向人大报告工作,所以从宪法来说,监察机关是向人大负责、受人大监督。向谁报告工作呢?将来我们监察法规定,它是向人大常委会做专题的报告,它不是向人大做这个报告。反映的是监察委员会它的业务特征,业务的特殊情况。在国家机关里面,没有向人大报告工作的,目前只有两个机构,一个是国家主席,一个是中央军委,所以它都有它的特殊情况。这是通过它和人大的关系这个角度来说。

那么从它的领导体制来说,宪法对一个国家机构它设立了以后,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要什么呢?要明确它在国家机构里面的位置和相互关系。提到监察委,它实际上是个双重领导。国家监察委领导地方监察委的工作,上级监察委领导下级监察委的工作,同时监察委要受人大的领导,它要向人大负责,并且是向人大常委会做专题的报道。从这个角度来说呢,监察委他上下级的关系,是要求统一、权的、高效的,因为查处反腐的这个任务是非常繁重的。我们这次对国家公职人员监督是全覆盖的,如果说以前纪委更多是监督党内干部的话,这次还有一些不是党内干部的,这个时候全覆盖所谈到的六个方面的监督对象,现在已经都纳入到这个监察的范围里面。所以这么大的一个监督繁重的任务和艰巨的这种工作,我们如果不是通过一种统一的、垂直领导的方式,就很难完成这样一个大业。所以从这个领导体制上来讲,它是这样一个垂直领导的体系。

同时,宪法还对监察委员会在刑事调查过程中,比如说一般的违法违纪由纪委来处理。如果违法了以后,构成犯罪了需要进行追究刑事责任的时候,那么监察委要对他进行调查。调查事实上就是一个发现犯罪,然后收集证据来进行调查的一个过程。所以这次宪法也规定,监察委在查证犯罪事实的过程中,要求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执法部门都要提供必要的帮助,既分工又互相之间有一个配合,又有一个制约。因为监察权也是一个很大的一个权力,在行使这个权力的过程中,它也要遵循我们国家基本的法律程序。比如说当监察机关对犯罪事实查清以后,要把他通过证据固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以后,把这个案件提交给检察院,检察院负责对监察委调查以后提交的这个案件进行审查,如果审查符合起诉条件的,检察院就向法院提起诉讼,如果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也可以退回补充调查,或者自行调查,法院然后依法进行裁办。所以监察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在办理渎职案件、侵权贪污腐败案件的时候,他们既有分工也有一个互相的配合。核心是通过整合所有反腐败的力量,要针对我国腐败的这种态势,形成一种制度上的制约,我想宪法给他设定这样一个内容。

当然,可能民众也更关心监察委行使了这么大的权力,那么谁来监督这个监察委?我想这个问题是老百姓非常关心的。那除了人大对它监督以外,监察委首先要向党中央负责,向党中央报告工作。党中央是对监察委包括纪委直接领导的机关,同时监察委也要接受民众的监督、舆论的监督。我们国家有一整套监督的方式,使监察大权既成为反腐败专责的一个有力武器,同时又不让监察权权力滥用,最后威胁到我们国家宪法的这样一个秩序和人民的基本权利。所以监察法会在宪法基础上制定以后,建立一个有中国特色的监察制度。所以我想,这个就是对监察宪法的五个条文里面的主要内容,跟大家做一个分享。

六、宪法修改内容的概况

以上对我们宪法修改的背景、宪法修改的原则、宪法修改的程序、宪法修改的方式,以及我们这次宪法修改的主要内容都跟大家做了一个分享。我想最后呢把我们今天就讲的内容呢,我们做一个概括。

第一个,宪法作为一种国家的最高法,它首先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一个最高意志的体现。它体现了民族的一个理想,宪法应该说是一个国家的共识,或者民族的共识。这种国家、民族的共识就是你要实现国家的现代化,所以建设现代化国家是中国的一个夙愿,也是中国人民的一个焦虑。中国一百五十年来仁人志士追求的是什么呢?就是这样一个强大的国家。我们这个国家不被外国人所欺负,形成我们自己的国家的这样一个理想,我想这个问题是我们的一个目标。从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实现国家治理体系能力现代化这样一个目标以后,宪法其中要把这样一个东西形成我们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共识,我想这是我们一个。

第二个,宪法它不是一成不变的,宪法是与时俱进的。这种与时俱进体现在什么呢?最核心的一点,就是把党带领全国人民进行现代化建设的过程中探索出来的最新理论、最新制度、最新路线方针,要体现在宪法里面。宪法只有跟党的探索、党的理念随之契合,它才是国家安定、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所以这一条是我们这些次宪法修改实际上一个根本的经验。宪法离开了党的意志和人民意志的统一,如果不能够完全的契合,这个宪法实质上在实施里面就面临很大的问题。所以我想这次宪法的修改,实际上它是对这样一个规律进一步升华和总结。

第三个,宪法首先我们要实现良治、实现善治,善治就要有良法,没有良法就没法促善治。所以宪法修改完善了以后,它是一个好的法律了,下一步就是让我们的领导干部、广大群众、全体公民怎么样学习宪法的问题。所以宪法的学习实际上是一个再认同的过程,那么我们宪法通过文本认同了这样一些理念,人民学习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再认同的过程,因为只有大家通过学习把宪法的精神、价值内化为自己内心的认同以后,宪法将来在人们心目中才真正有地位。

第四个,宪法通过以后、学习以后,关键怎么落实。我们提到说当宪法的生命和权威都在于实施的时候,怎么实施这个宪法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宪法的实施,首先是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我们提出,党不仅是带领人民修改宪法、制定宪法,党也带领人民遵守宪法、维护宪法的尊严。党自己也对,无论是我们党内违宪违法的事情要严厉追究,同时也支持人大、政府、法院、检察院遵守宪法,对违宪违法的行为进行追究。所以这是我们党的一个经验。

最后一个,我们就谈到,包括这次我们修改里面也谈到,怎么样在实施宪法的过程中,对违宪违法的行为进行制裁。我们党中央也提出要推动核心性审查工作,要进行宪法宣誓,要建设法治国家,特别提出要设立宪法和法律委员会这样专门的机构,来对违宪违法的行为进行制裁,对宪法进行解释,对规范性文件进行备案审查,包括把我们党法和国法进行统一。我想这个实际上正是我们前行的动力。

借用1982年宪法在通过时彭真委员长说的一句话,他说:“这部宪法能不能真正的施行,全靠我们党和全国人民的共同遵守。如果全党全国人民共同遵守这部宪法,这将是一个伟大的力量。”

好,谢谢大家!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8 www.MetInfo.cn